AIDOS

【韩叶】信

爻落:

※深夜自己找梗玩60分(然而中间离开了10分钟,不爽)


※非原著,私设ooc,没质量。


※梗的出处来源于 @未知十一祭 的一见钟情三十题的16和17。(虽然没写一见钟情)


叶修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收到过一封信,从来都没有拆开过,只是会随身地带着,就放在包里,每次取东西都能看见那个暗黄的信封。身边的同学看到过,曾经问过他关于那封信的内容,叶修却也从来不会正面回答,只是笑笑便轻巧地将话题带过。


他不回答,也只因为他自己也从来没有看过。


 


 


叶修到英国已经有整两年了。


一开始确实是不适应,包括街道,包括饮食,也包括天气。只是这就好比把一只幼虎扔到了茫茫草原上,把它推到猎物前一样,早晚都是得学着自己觅食甚至是……舔伤口。所以把最初的不适应期熬过以后,往后的无数个日子也不过就是前一天的重复罢了。


但人在异国,说不想国内是完全不可能的。


叶修想,但只在深夜时会想,恰巧的是,总有很多个半夜醒过来的夜晚。


 


 


圣诞节前的那天晚上,叶修冒着细雪回到寝室时,室友都已经回家了。他把伞扔到一边,摘下围巾就往床上倒。房间内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倒是从窗户往外看时,能够看见对面模糊的暖黄色灯光,偶尔有车经过就把一束灯打在墙面上,闪到人眼前又瞬间逝去。叶修侧过头去望了对面一眼,看见窗户里的人影闪了一下后,顺势就把窗帘拉上了。


叶修在黑暗里翻了个身,双臂往两边伸直地摊在被子上,脚却还是在床沿之外。


他呆呆地看了天花板很久,然后突然地想到了什么,缓缓地坐起身,慢吞吞地走到桌边把自己的包拿起来,取出那封寄过来一年多却从来没被打开过的信。


纸张曾经被淋湿过很多遍,到现在不算平整,凹凹凸凸皱皱巴巴的。指腹摩挲在上头时,会牵起上头一点点纸张的细腻刺感,慢慢地滑到邮票时,叶修会轻轻地弹一下那个已经翘起来的角,才又极为缓慢地移动到写着寄件人名字的地方。


写着名字的那处摸上去自然是极为明显的,叶修每次摸到那里,都能通过因为字而凹陷下去的纸张猜测到那人写下名字时有多用力。


像即使双手在颤抖着,也要咬牙写下去一样。


然而当他的名字和另外那人的名字并排在一起时,两个人却是相隔了千里。


最近也是最远。


 


 


他和韩文清的事,很早前就被家人知道了。


然后僵持着,谁也不肯退让,骂过打过闹过,韩父还曾经气到进过医院。只是韩文清和叶修倒是从来也没想过要放手。只是很偶尔的,有一点疲惫,就是互相斗斗嘴吵吵架,然后窝在同一张床上,不说话,脑子里却从最初的那年开始,一直放着各种片段,从第一年到躺在床上的时刻,分分秒秒地想。


叶修和韩文清当然也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不戳破不说穿,诚然不过两人即使再顽强固执都好,总有一把已经扎在伤口处的刀,虽然拔了一了百了,只是血也止不住了。


叶修夜里睡不踏实,很早前就有的毛病。半夜醒过来,踢了踢被子,脚丫子往韩文清那边蹭,也顺便把人弄醒,在黑夜中都能看见韩文清瞪他。叶修笑笑,然后去抓韩文清的手,两人对视几秒后,又闭上眼睡去,面对面地睡,额头相抵。


 


毕业那年,叶修在一天夜里醒过来时,发现韩文清背对他坐在床边,手指间夹着一样东西,亮着猩红的点,在夜里,格外地刺眼。


叶修转过身,把被子往自己身上一卷,闭着眼睛沉沉地睡过去。


 


 


叶修把那封信在手中颠来倒去地翻了几下,然后他拿着信走回床边,把自己重重地甩在柔软的床铺上,然后捏着信封陷入了沉默。


他听到雪粒敲到在窗户玻璃上的声音,像极了小动物在拿爪子敲到一样,有些可怜。然后叶修眨眨眼,盘腿坐起来,把被子推到了一边。


叶修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把里头的折叠刀取了出来。然后他把信封铺平后,小心翼翼地划开一边的封口,捏着那张轻薄的纸把它抽了出来。


但叶修没有展开。


 


 


那时他是想了很久才决定出国的。


虽然没打算分手,但也不想父母为难。叶修是喜欢韩文清,绝对的一定的,但是他同样爱着自己的家人。最初的想法不过就是想到国外去冷静一段时间,或许这给了他和韩文清空间的同时,亦能让彼此的父母得到冷静。


只是叶修唯一考虑不周的是,他没有告诉韩文清。


他只是在某个下午,收拾行李之后,乘坐飞机到了千里之外的地方。


然后一呆便是两年。


 


 


叶修盯着那张纸,没做什么举动。


脑海里想的人倒是有一个。


 


 


他和韩文清高一时就在一起,年少气盛时玩了一把早恋,可惜两个人没有应了所谓的“毕业就分手”,而是互相怼着对方互相嫌弃对方的同时,走过了一年又一年,到后来逐渐地就变得离不开了。


真要说的话,也很难说明白为什么。反正就是看对方顺眼吧,觉得不是他似乎很难想象得到未来。


韩文清这个人,在叶修看来,就是太过倔强了,很难服软。


但就是这样严肃认真倔强的人,用情也是极为专一。叶修生病时,韩文清坐在床边看他睡觉时,表情是担忧也是生气的,或者说……心疼。


在韩文清脸上看见这样的表情时,叶修会凑上去握住他的手,用力掐一把,然后被韩文清瞪一眼后,乖乖地缩回被子里睡觉。


然后看着韩文清在他闭眼前变得柔和一点的眉眼,偷偷地拿被子掩盖着自己,然后无声地笑。


 


 


苏沐橙去机场送他时,问过叶修回国后还会不会选择和韩文清在一起,叶修想了一会儿,才笑着反问,谁知道呢?


这未来的事,谁说得准。


当年韩文清昨日还咬牙切齿地揍他,第二天就告白了,然后就搞到一起去了。


所以这些事,不能猜不能预测。


永远不知道在转过前方的街角时,会不会遇到别人,会不会喜欢上别人。


 


有些时候,走在异国的街头时,叶修会把某个人认成韩文清。但是一眨眼,什么都会变得清晰起来,不像,一点都不像。完全不是。


半点都比不上。


 


可他到底是能够躲得很远,却未能把心从韩文清身上撕下来。


有种预感,就算是到老到死,他们的心都似乎会黏在一起,埋到地下一样。


 


 


叶修叹了叹气,终于是缓慢地翻开了信纸的正面。


他看清了那短短的几个字之后,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然后指尖点在上头,唇角微微地勾起来。


 


 


“叶修,我等你回来。”


 


 


 


窗外的雪还在下,灯也还在亮。


他信韩文清还在等他。


就像他知道他还爱着。


 


 


这仿佛不过就是一张机票就能解决的事罢了。


 


顺理而成章。


 


 


 


END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我还是决定逗比一把。


1
1
1
1
1
1
1
1
1
1


叶:感觉这个傻兮兮坐床上的我有点文艺。


韩:……在床上的你一般比较欠。


叶:……话说老韩你要不要考虑考虑给我写封情书?


韩:休书可以。


叶:呵。


韩:成天想不切实际的事。[揉叶修脑袋。]


叶:我明明在实事求是。


韩:情书没有,机票有。


叶:啊?去哪儿?


韩:英国。


叶:旅行?


韩:嗯,全球的。


对你没看错,我就是毁气氛的。


 

   
评论
热度(153)
莫忘初衷♥
© AID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