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OS

(靖苏靖)钢琴弦、提琴弓与指挥棒 (二十三/终章)

是我心言关山横槊:

*交响乐团AU。小提琴家景琰和指挥长苏的爱情故事。无差。可订阅tag金陵交响乐团。

 

演奏会结束后,自然还是采访时间。先是梅长苏和萧景琰一同被采访,然后是两人分开受访,毕竟记者对两人各自都有极其浓厚的兴趣。

 

梅长苏结束采访以后才发觉本在另一角受访的景琰已经走了。翻开手机才看见萧景琰留下的一条讯息:舞台见。

 

可现在所有观众都离开了,为什么……?

 

梅长苏打开了台侧的门。

 

台上的红幕还没有落下,只见一排又一排的空席。

 

偌大的演奏厅中,只有萧景琰一人。他修长的身影提着小提琴,身旁是一座演奏会专用的斯坦威钢琴。

 

春雷劈在脑中,冬雪融在心头。有那么一瞬间,梅长苏真的很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聪明,聪明到只要一瞬,他便知道了萧景琰的用意。然而再怎么坚强再怎么不屈,有怎么样的爱情有怎么样的支撑,他也无法再如当年一般弹奏钢琴。人力有时而穷,终究不能逆天。

 

梅长苏有点失魂落魄地走到萧景琰跟前。萧景琰自然看到他的神色,压下心中的激动,伸手相邀:“长苏,我们合奏吧。” 

 

梅长苏躲避着他的目光:“景琰,我不行的。” 我能够站在指挥台上和你并肩,可那么虚弱无力、只余下当年半分影子的钢琴声,永永远远,都不能再匹配上你华彩流溢的小提琴。既是如此,又何必强求?又何能强求?

 

萧景琰只道:“我相信你。” 

 

一个月前梅长苏对决定担当小提琴独奏的萧景琰如是说道。

 

萧景琰记得,梅长苏也记得。萧景琰敢去闯去挑战,梅长苏为何不敢。

 

梅长苏提起燕尾服的尾巴,端坐在琴椅上,然后调教着琴椅的高度前后。十多年来,即便他点拨宫羽、教导飞流,也未曾穿着礼服、坐在演奏厅中弹琴。

 

这种感觉很陌生,却更加熟悉 —— 因为这本就是林殊的一方天地!烙刻在他的灵魂之中,贯穿他骨肉神经,无论是焚身烈焰还是噬骨之寒,都不曾也不能夺去。

 

两人相视一笑,拉动琴弓、敲下琴键 ——

 

甚至不需要确认,两人都知道要弹奏的是什么。

 

贝多芬F大调第五小提琴奏鸣曲,后人因其温馨、幸福感与希望赋予其别名:《春天》。

 

是两人最爱的小提琴奏鸣曲。

 

虽然名为小提琴奏鸣曲,但这首曲目的独特之处,正在于它的钢琴部分并非只是从属的伴奏,而是与小提琴并肩齐驱、互相竞奏唱和,其实更应该题为《小提琴与钢琴二重奏》。

 

梅长苏的演奏确实和林殊的不同。他敲下的琴键没有林殊张扬健壮的力度,奏出来的旋律没有林殊浑然天成的流畅,而且节奏比以往两人弹奏时的缓慢不少,因为梅长苏手指的活动并不流畅。

 

但是两人合奏出来的旋律并不碍耳,反之,正是深得两琴相和的精髓,一片春意盎然。

 

这是因为萧景琰自然而然地调节着自己的节奏配合梅长苏。无需刻意为之,只是最深的默契与了解让他下意识地调整了声量与节奏,而这些调节又得到梅长苏的和应。

 

1801年,也是贝多芬完成这首曲目的一年,贝多芬经已饱受日益严重的耳疾困扰。然而正是这种痛苦,让贝多芬写出了朝气蓬勃、乐观奔放的《春天奏鸣曲》。他说过:“我真想拥抱这个世界!"* 

 

是这份对世界的希望、对抱负的追求、对自身的信任,让贝多芬在无比艰难之中写下了这一首甜美绚烂的不朽乐章。

 

尽管这一刻梅长苏和萧景琰的合奏在技巧上有那么多不足,远不如当年林殊与萧景琰的合奏,然而他们都深深感悟到这时的合奏远胜当时:因为这一刻他们才领悟到《春天奏鸣曲》的真谛。

 

没有经历过考验的希望不堪一击,只是虚妄。

 

唯有承受过绝望,还能在绝望苦难的寒冬中找寻希望的春风,才是真实的希望。

 

那年春天林殊最后的演出过后,两人都绝望过。

 

梅长苏失去了尊严。

 

萧景琰失去了爱人。

 

他们都失去了并肩实践共同抱负的机会。

 

但一切苦难的寒冬已过,今日是草长莺飞的春天。

 

四季仍会流转,未来总有崎岖—— 

 

然而他们将会携手同行。

 

乐曲在两琴的竞奏中结束。

 

林殊以前很喜欢读近代诗。和景琰躺在金陵古城墙下时会读诗,也会在两人的曲谱上提上相合的诗词。

 

梅长苏清越的声音在演奏厅中回荡: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 — 这些迢遥的梦。” 

 

然后是萧景琰低沉浑厚的嗓音: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台前的红幕缓缓落下,掩住了两个缠绵在一起的身影。

 

今夜的演奏落幕了,然而梅长苏和萧景琰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正文完 — (但是番外会来的!)

把故事的结局最后设定在这里是很早的想法了。在这个AU里萧梅两人很幸运,他们还有漫长的一生一起追逐共同的理想,成就彼此的抱负。既是笔力所限,也是留白所需,把故事结束在他们震撼梁国音乐界的第一响,是我一直的决定。

 

萧景琰特意请求(甚至有点逼着)梅长苏去弹钢琴,并不是为了完景琰自己的梦,而是为了帮助梅长苏突破最后的一个心魔。

 

第二十一章的后记提过,这个AU里的梅长苏的纠结,在于他希望得到众人对“指挥梅长苏”的认同而不是“那个很可怜的钢琴神童”的怜悯。这一点他自己凭着努力做到了。

 

另一点梅长苏纠结的是瞒着萧景琰那么多年的愧疚,而景琰用爱化解了。

 

最后一重纠结,是梅长苏对林殊的怀缅。之前说过这个AU里的梅长苏很幸运,因为指挥/钢琴家没有道德高低,而原作世界观中的谋士/将军有。梅长苏在这个AU里纠结的这点是深藏的(而景琰发现了),他对林殊的怀缅纯粹在于对林殊的才华与爱好、还有那方天地的浩瀚(这一点就像原作中梅长苏无关身份,终究喜欢跃马扬鞭吧)。

 

所以萧景琰请求合奏,而最后两人确实到了另一层境界了。是的,梅长苏的演奏技巧不能与林殊相比,然而他放下了这份带着隐痛的怀缅,选择了正面面对过去。正因为坦然接受了失去,他还有萧景琰才会在将来走得更远 —— 因为他们领悟了音乐中最动人最真实的,不是如何完美无瑕的演奏,而是他们这份赤子之心。

 

— 背景解释 —

*引自戴望舒《偶成》。

 

— 番外预告 —

(靖苏靖)大提琴(金陵交响番外四):大(实)提(力)琴(弟)家(控)萧景禹回到金陵啦!这次是和金陵交响乐团合作,也是梅长苏作为常任指挥的第一次演出。然而对于萧景禹而言,梅长苏除了是个很出色的指挥,还是瞒了他苦了他最宠的弟弟十一年的仇人!!!而夹在中间的是乐团团长萧景琰……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真的能为金陵带来美满的演出吗?

 

(靖苏靖)天使颂歌(金陵交响番外五):梁国与德国文化交流年,名声大噪的金陵交响常任指挥梅长苏和小提琴首席萧景琰应邀与柏林爱乐合作,为期半年。在德国的两人,除了轻松牵牵手、调调情,在圣诞假期到处旅游,还要…… 见家长(´・Д・)」 林爸爸和林妈妈表示,我们有那么可怕么?

 

可能还有番外六、七…… 看看我脑洞开到哪里惹~~~

 

— 音乐分享 —

细心的读者应该会发现,其实我在前文已经数次提过两人最喜欢的春天小提琴奏鸣曲。是一首很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乐曲!版本是奥尔斯特拉赫的,链接戳:这里  乐曲描写参考:这里 

 

番外完结以后会出一篇整理所有出现过的音乐~

 

— 后记 —

竟然完结了…… 至今还是难以相信。由二月中旬到现在,作为一个从来未填过多于一章的同人文坑的我,实在没想到竟然能坚持下来。二十三章正文加上三篇番外,目前是接近五万字。虽然我知道这字数是很微不足道,但于我而言已经是一个里程碑。

 

谢谢每一个读到这里的人。你们的每一颗红心每一个蓝手每一句留言,我都记在心中。特别感谢曾经为这文提过意见的读者!

 

我还会继续产出,希望在将来的坑里也能见到大家啦!!!猛力挥手!!!

   
评论
热度(121)
  1. 孤臣孽子是我心言关山横槊 转载了此文字
  2. AIDOS是我心言关山横槊 转载了此文字
莫忘初衷♥
© AID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