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OS

【靖苏】大雨将至(现代AU) 10

Tok_Tik_桃:

10.我都知道的 

 

萧景琰在这年的元旦又回到了上海。

学生们都趁着难得的假期出去耍了,白天校门口反倒没什么人。冬天上海还是挺冷的,萧景琰戴上口罩帽子也不显突兀。这种光天化日他大咧咧的逛到X大门口,竟然也没被认出来。

不过老实说,母校里头出名的校友多了去了,其实被认出来也没什么吧。他心大的想。

 

这次回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再多浪费时间去逛校园。他在“梅边”门口张望了一下,似乎柜台后头没有人的样子。低头想了一下,他推门,径直上了二楼。

梅长苏正在阁楼上收拾。临近年底,有些存货想赶紧清出去。这是项体力活,麻烦的是元旦假日蔺晨不上班所以把飞流也留在了家里,眼下没有人帮忙。寒冬腊月的天,他却生生出了一头的汗。手上脸上也都沾了灰,看起来有点狼狈。

听见有人上楼的声音他还挺诧异,下意识的叫了一句:“飞流吗?”仔细一听又不是飞流一贯蹦蹦跳跳的脚步声。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出去看看。

只是两个手都套着手套,还有东西占着。忙活了一阵子他把手头收拾干净。正准备转身,却不想被人从后头捂住了眼睛。

梅长苏心头一紧,下意识就要叫出声。却不想嘴角被什么柔软的物体碰了一下。他一下子僵住了。

 

萧景琰的亲吻只是蜻蜓点水。他很快就放下手将怀里的人转过来——一瞬间他看到那双总是笑意盈盈的眸子里闪过很多种情绪:惊诧、愤怒、疑惑、慌乱……

可是所有的感情在定焦之后,只剩下了一种,最纯粹最干净的一种:惊喜。

梅长苏觉得自己恍恍惚惚的,连阁楼上因为清理而飘散开来的烟尘都像是梦境一场。他用力的眨眨眼睛,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急忙伸手拉住萧景琰的胳膊,仿佛要确认面前这人是真的一样。

他定了定神,张口声音还发着颤:“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么上来,有人看见你没有?”

萧景琰感觉心口酸胀的厉害。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过年,林静给他煮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饺子,他等不及热气散去就要赶紧下口。结果一口吞下去胸口被烫的微微发疼,就像此刻,既舒畅,又像针扎一般浅浅的在作疼。

这个看上去总是让人心疼、似乎眉间总是带着莫名郁结的少年,总是在他面前展现出自己最明媚的一面。而即使是这样,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最能扰乱他心神的,好像还是自己的问题。

我怎么能把他一个人留下这么长时间呢。我怎么忍心。

萧景琰沉沉的吐出一口气,握住那人扶着自己胳膊的手就往怀里带:“没有。底下人很少,他们大概觉得能上楼的都是老板家属吧。”他把下巴搁在青年的左肩上,说话时胸腔震动,几乎都能感受到隔着厚厚的大衣传来的有力心跳。

梅长苏被这亲昵的姿势和暗示性的话语撩拨的有点愣神,随即才想起来方才萧景琰那不明不白的一个亲吻。他僵在这个他贪恋的怀抱里,觉得心跳开始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几乎都要怀疑萧景琰是不是也能听到他的心跳声音。

他舍不得推开这个怀抱,可是想要确认的心情盖过了一切。他猛地抬头,想要向那人索要一个答案,却在接触到那双温润的瞳孔的时候一下子失了语。他甚至一刹那有些羞赧懊恼的咬了下唇:自己是不是太急躁、表现的太明显了……?

萧景琰将他所有细小的表情变化都收在眼里,心里真是软的一塌糊涂。他抬手轻轻抚过那人细软有些毛躁的发丝,凑近了到一个鼻尖抵着鼻尖、嘴唇贴着嘴唇的距离,然后轻轻的开口。一张口,就有小范围的白气冒出,却好像下一秒就被梅长苏自己给吸进了肺里。

 

“长苏,你其实心里清楚的吧。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早在X大念研究生时候,萧景琰的台词功底就是同届中的佼佼者。气音和真实嗓音切换无比自然,这种暧昧不清的话语调也拿捏的格外精准。梅长苏觉得自己一听这声线马上就要缴械投降。可他克制住自己,没有接话。

萧景琰将那人又往自己这边带了带,这下子他都能从那双闪闪发光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可是有些事情,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这句话有点像绕口令。梅长苏佩服自己居然还有闲心想别的。又或许只是不敢直视那人如此情深意重的目光,他在逼迫自己用其他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不要如此轻易的就沦陷。

 

“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你。”

 

终于被逼至退无可退,却也终于得到了一直想要的那句话。年轻的书店主眼里的光彩似乎都有了温度,他微微张口,想说些什么,却马上被早已守在嘴角的猎人给攻占了城池。

萧景琰整个都是小心翼翼的状态。他轻轻的咬着那人的下唇,慢慢的深入探索。不急不缓、有条不紊。手上的力道也是万分谨慎的样子,好像在对待一份来之不易的稀世珍宝。

这种被珍视的感觉让青年很是受用。梅长苏没忍住,在中途悄悄张开了眼睛。

昏暗窄小的阁楼,散乱一地的书本,窗缝里偶尔钻进来的还有点刺骨的寒风,浑身脏兮兮的自己。

一切都称不上浪漫,也算不得多美好。他却只想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

刚刚出的汗早已散去,现在甚至有点凉意。可是就连这点寒冷此刻也想一场盛大的幻觉。唯一能够确认、真切存在的,是萧景琰身上源源不断的温暖。

青年开心的勾起被霸占的嘴角,重新闭上了眼睛。

*******************************************************************************

 

萧景琰帮忙把多余的书本搬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梅长苏从门口推门进来。

对上那人不解的目光,他有些羞赧:“刚刚店里学生都走光了,我就趁机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了出去。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不想还跟平常一样……”

萧景琰点点头,将手里的书放下,看到梅长苏已经给他做好了咖啡。他端过来抿了一口,笑起来嘴角还有奶沫:“也好,反正书店也是要过元旦的嘛。”

梅长苏眨眨眼,为萧景琰给自己找的这么个借口万分满意。他凑过去,就着萧景琰的手让他喂了自己一口。

“新年快乐,长苏。”

 

 

TBC

   
评论
热度(52)
  1. AIDOS加贺清光 转载了此文字
莫忘初衷♥
© AIDOS | Powered by LOFTER